樱桃视频app污片破解版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经由乔若蓝提醒,欧阳倩豁然开朗,好像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。

不管是不是,试一试总没有错。万一真有这么凑巧,岂不是省了很多功夫?

她连半点犹豫也没有,顾不得现在还在跟吴鵺闹矛盾,匆忙拿出手机,给吴鵺打去电话。

嘟嘟嘟~~

嘟嘟嘟~~

打了好一会儿,电话都没有接通。欧阳倩想当然地以为吴鵺还在生自己的气,急得抓耳挠腮。如果她知道吴鵺住在哪里,恨不得现在就开火箭飞过去。偏偏,她只知道吴鵺家在哪个区,具体的位置并不清楚。

就在她胡思乱想、举手无措的时候,半天没有接通的电话,突然就接通了。

自从两个人闹了矛盾以后,别墅里的美女们,都给吴鵺打过电话,多是劝导和安慰。除了一个人,这个人就是整件事情的另外一方——欧阳倩。欧阳倩是典型的大小姐+女王脾气,别人都是撞了南墙才回头,她撞了南墙非得把墙给撞破不可。

吴鵺觉得有些意外,大清早的,她怎么给自己打电话了。

怀着好奇心,吴鵺清了清嗓子,接通了电话:“喂!”

听到电话里终于传出的声音,欧阳倩欣喜不已,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接自己电话了。

齐刘海长发森女墙角下的写真

她来不及客套,带着哭腔道:“姐,墨非凡和琳姐她们都被人抓走了….”话刚说到一半,就抑制不了心里的情绪,哇哇哭了起来。乔若蓝在一边看着,看到她哭了,自己鼻子也酸酸的。

“什么?”吴鵺一听这话,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。

听到欧阳倩哭得稀里哗啦,更是心头一紧。她赶紧说道:“倩倩先别着急,到底出了什么事了?”

欧阳倩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,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,原先那些小心结一下子全部打开了。

这是人的本性,在大是大非面前,总会摒弃一些小是小非的东西。

她抽泣着,娓娓道:“今天,我早上起床,发现墨非凡没有做饭。然后我就去他屋里找,谁知道人不在,而且屋里面还有搏斗过的痕迹。我想给琳姐打电话,接电话的却是个男的,他说非凡、琳姐、灵儿还有雨霏,都在他们的手里。如果要救人,必须得拿四副画来换…..”

吴鵺一听,大为吃惊。要知道,墨非凡可是特种兵中的特种兵,一个打十几个的高手,在大家心目中,一直是不败之身的存在。

什么人能制服他,还把另外三个姐妹给抓走了。

如果不是这其中有什么误会,那她肯定是惹了不该惹的厉害角色。

吴鵺心里跟欧阳倩一样紧张,但是,她年纪比较长几岁,也已经步入社会了,遇事要比欧阳倩要冷静一些。

而且,现在可供她依靠的人没有,她必须保持足够的清醒。

吴鵺深深吸了口气,先安慰欧阳倩说道:“倩倩,先别着急,慌是没用的。刚才说四副画可以换人,是四副什么画?”

欧阳倩吸了吸鼻子:“是四副很贵的古画。本来这四副都在我爷爷手里,可是有一副被他换给别人了。我爷爷还是,是一家开娱乐公司的,姓吴的人家换走了。我跟闹闹觉得,那副画有可能是的家人买走了。看看能不能问问,不管出多少钱,我都愿意买。”

吴鵺一听,原来是这样。

她摇摇头:“什么钱不钱的,他们是的朋友,也是我的朋友。现在朋友有难,又怎么可以坐视不理。这样,先等一等,我去问问看,稍后给答复。对了,那副画叫什么来着…”

“好像叫….什么《洛神赋手册》。”欧阳倩仔细一回忆,说道。

“《洛神赋手册》对吧,好,我记下了。”

“别…别报警,那群人会伤害他们的。”欧阳倩感动之余,又不忘提醒道。

吴鵺点点头:“我有分寸。”说完,赶紧起身去问人,看看知不知道这幅画。

这边欧阳倩始终与吴鵺保持着联系,不知不觉之间,两个人先前那点不愉快,全都烟消云散了。

吴鵺的办事效率很高,没用多长时间,就问到了她爹,他爹前段时间确实收了这么一幅画,还在那日的酒会上,拿出来展示过。

吴鵺不由分说,赶紧让她爹拿画。

理由,居然是跟欧阳倩惊人的相似——她的一个朋友要开画展,需要借来镇场子。

吴老爹虽然很喜欢那副画,舍不得让外人借走,但是他更疼女儿。架不住吴鵺的几句话,后者爽快地把画“借”了出来。

回到房间后,吴鵺高兴地对欧阳倩说道:“画真的在我爸这里,我已经拿到了。”她也没想到,事情居然这么巧合,进展的如此顺利。

“太好了。”欧阳倩欣喜地叫了起来,然后急匆匆说道:“姐,我刚刚把车开出来了,在去家里取画的路上,咱们两个小时,在别墅里汇合。”

吴鵺想了想,觉得不妥:“拿到画以后,先不要回别墅了,咱们到附近的那家星巴克汇合。就凭咱们两三个弱女子,就这么去跟一群不知道什么身份的人交易,实在是太危险了,也太被动了。咱们,需要找些帮手才行。”

“那说怎么办,咱们又不能报警。”欧阳倩眼睛红红的,歇了口气,又补充道:“还不能把这件事告诉我爷爷,要不然,他肯定不会让我去冒险的。”

吴鵺点了点额头,想了想,忽然眼睛一亮,计上心来:“我记得家有很多保卫人员吧。从家里抽出一部分,名义上,就说是护送那几幅画。实际上,是给咱们壮大声势,让对方不敢造次。”

欧阳倩也是急糊涂了,这么简单的事情,怎么早没想到。

她眼睛一亮,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:“对对对,没错,没错,就这么办。”

吴鵺:“现在情绪不稳定,就别开车了,闹闹在身边吧,让她开。我马上开车过来。”

欧阳倩:“没事,我现在很好。谢谢,谢谢姐。”

吴鵺:“傻丫头,谢什么,我们是姐妹嘛。”

欧阳倩:“恩恩,那我就等的好消息。”

吴鵺:“好。”

二人通过话后,各自忙活起来。

欧阳倩心急如焚,开车一路飞驰,红绿灯全闯,原本要花近一个半小时的路程,只用了五十分钟就到了。

知道她要回来取画,管家早就在门口恭候多时了。

看到欧阳倩的汽车开过来了,管家赶紧上前打招呼道:“大小姐!”

欧阳倩把汽车停下,但是并没有熄火,伸出脑袋说道:“尤叔,我爷爷呢?”

“董事长到公司去了,大小姐要的那三幅画,都准备好了,是要现在拿走吗?”尤姓管家弯腰问道。

欧阳倩听到自己爷爷去了公司,心稍稍放下一些,要不然,她还真没把握能骗得过精明老练的欧阳董事长。

随即点点头:“对,我现在就要拿走。对了,尤叔能不能给我挑一队护卫,我要他们帮着押送这三副画。”

尤姓管家狐疑一阵,下意识地往车里看了看:“押送?那个墨先生人呢?他不是应该贴身保护好大小姐吗?”

欧阳倩脸上有些不自然,当然不能把实话讲出来,打了个哈哈:“他有点急事,所以没过来。尤叔,这三幅画是爷爷的宝贝,就帮我找几个人嘛,我知道尤叔最疼我了。”

说着,还一个劲朝管家挤眉弄眼撒娇。

尤姓管家是看着欧阳倩长大的,对她也很惯着。既然是她提出的要求,没有不理由不答应。他狐疑一阵,微微颔首:“那好吧,我去把中午班的人叫过来,跟走一趟。”

“恩恩,别忘了让他们带上武器,带上qiang!”

“枪?大小姐,不会是有什么事,瞒着老爷和尤叔我吧。要是遇到什么难事,可别一个人担着,还小,很多事承担不起。”尤姓管家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似的,再次提出了疑问。

“尤叔,现在好唠叨啊。哪有什么事,我这不是担心画的安全嘛。再者说了,墨非凡现在不在我身边,派几个人在我身边保护着,有什么不妥的。”

“如果这样的话,那好吧,我让人带上武器。那个墨先生,真不靠谱,居然让大小姐一个人回家,回头我一定要禀报老爷,扣他的奖金。”

“这事不能告诉爷爷,爷爷要是知道了,肯定又得小题大做。其实,他不是故意旷工的,是帮我办点私事去了。要是告诉爷爷,反倒落我一身的不是了。”

“这…那行吧,我不告诉老爷就是了。对了。画在客厅,大小姐先去看下对不对,我这边立刻安排人手跟过去。”说着,朝门卫挥了挥手,门卫赶紧把大铁门给推开。

“恩恩,尤叔辛苦了。”欧阳倩一踩油门,呼啸而入。

经过欧阳倩和乔若蓝的检查和确认,那三副画,确实是她们要找的那几幅。而且,她爷爷是收藏大家,肯定不会收藏赝品,这东西应该就是对方要的。

确认完毕后,欧阳倩和乔若蓝七手八脚,把画卷好,然后小心翼翼放进画轴当中。再到外面,包上一块布,以确保画的完整,不会在运输过程中有什么损坏。

等她们弄好以后,尤姓管家也把人手点好了。

一共十五个人,皆是二十岁往上三十岁往下,膀大腰圆的棒小伙,站在那里跟脚上长了根似的,看着是那么踏实。这些人的腰际都鼓鼓囊囊的,一看就是带了家伙。

看到他们,欧阳倩心里也有底了。

大手一挥,让人带上画,直奔她们所住别墅附近的星巴克咖啡厅。

刚刚一到门口,欧阳倩的护卫们就先一步,进去清场。所谓的清场,就是每个人给八百至一千不等的钞票,让他们赶紧走。

好在上午,人不多,要不然看到这么多凶神恶煞的人进来,服务员非得报警不可。每个人得了一千元后,满脸开开心心地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等他们走了以后,这些人才把欧阳倩从汽车里迎了出来。

看到对方如此大的阵仗,咖啡厅的服务员还以为来了什么大人物呢,赶紧屁颠屁颠地过来服务。

欧阳倩只点了三杯咖啡,然后满脸焦急地望着门口,好像在等着什么人。

“闹闹,鵺姐怎么还没过来,她是不是改主意,不过来了。她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,她是不是…..”欧阳倩紧张地抓起乔若蓝的手,后者都能感受到她手心里全是汗。

“打住!”乔若蓝做了个暂停的动作:“先不要多想。或许有什么事情耽搁了,也不一定。癞蛤蟆他们也是鵺姐的朋友,她既然答应过来,肯定会来的。”

欧阳倩张了张嘴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好在,吴鵺没让她们等太久。不到五分钟的样子,一个神色匆匆的倩影便往这边走了过来。不过,她刚要进来,却被门口两个大汉给拦住了。

“是鵺姐,鵺姐她到了。”乔若蓝欣喜地叫道。

“们两个笨蛋,眼睛瞎了,那是我朋友。”欧阳倩朝外面喊了一声。两名大汉听到大小姐的声音,赶紧放下手来,并向吴鵺道歉。

吴鵺也没有跟他们计较,赶紧提着一个画轴,急匆匆走进咖啡厅。看到欧阳倩和乔若蓝,吴鵺鼻子一酸,上前就给了她们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三个人抱成一团,又哭又笑,像三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似的。

欧阳倩哭了,乔若蓝也哭了。前者是难过的,后者是感动的。

“碰到堵车了,急死我了。好了,不哭了,不哭了,姐在呢。姐在呢。”吴鵺强忍着眼眶里的眼泪不留下来,用手给两个美女擦了擦眼角。等她们情绪稳定一些,再把她们扶到了座位上。

“东西我带来了?”吴鵺也坐了下来,拍了拍手中的画轴,然后解开上面的包袱皮,露出上面的字:“洛神赋手册”。

从画轴的样子和字迹来看,确实像是古时候的文物。

欧阳倩满意地点了点,也把字迹带来的那三幅画打开,泪眼婆娑道:“我们的也带来了。现在,就等对方打电话了。”

吴鵺将几幅画都收好,摆在一起:“恩,别着急,一切都会好的。对了,他们说什么时候来交易?”

欧阳倩用纸巾擦了擦眼泪:“没说,只是说给我们一天的时间,说到时候会来取。”

吴鵺在欧阳倩的手上轻轻拍了拍:“哦,那没事,不着急。咱们现在有这么多人在,不怕他们。”

欧阳倩看着吴鵺焦急的脸庞,心中热流涌动。她鼓了鼓勇气,缓缓说道:“鵺姐,我要对说声对不起。之前是我说错话了,我向道歉。也知道,我脾气倔,也很少向人道歉。要不是出了这件事,恐怕我到现在还开不了口。”

这算是欧阳倩,正式向吴鵺道歉,也表明了她主动求和的态度。

两个人心里跟吃了一百多斤黄连似的,别提多苦了。不成想,旁边的乔若蓝心里却乐开了花,心里对墨非凡说了一百零一个好。

这家伙,居然能想出这么个点子,让那么高傲的欧阳大千金道歉,实在是难得。她跟欧阳倩认识这么长时间了,还是第一次听她这么诚恳地说这几个字。

她赶紧打开手机快捷键,用录音录下好证据。

吴鵺使劲摇摇头:“别这么说,这么说姐就要惭愧了。其实,姐也有不对的地方,我也是小家子气。知道有口无心,还跟犯倔,真是太不应该了。”

欧阳倩:“不不不,是我的问题。在离开的这段时间,我也想了很多。确实,我有时候公主病太严重了,老是自以为是。这一个礼拜,我想通了很多。在不知不觉中,我把们都当成家人了,我不愿意看到们任何一个人离开。。”

吴鵺重重点头:“我也是,们都是我的家人。”

欧阳倩:“那这件事结束以后,回来住好不好。”

吴鵺:“这个….”

欧阳倩“要是不回来,就是不原谅我了。”

这时,乔若蓝也在一旁加柴加火:“是啊,鵺姐,看倩倩都这么说了,还不原谅她,我都看不下去吧。回来吧,我们都很想的。”

欧阳倩重重点点头:“恩恩,我们都很想的。”

吴鵺看着这俩妹妹一脸期待的脸庞,实在是不忍拒绝。她想了想,最后终于下定决心点点头:“如果这件事处理妥当,我就回来。”

“呀哈,真是太好了。”乔若蓝得意得忘了形了,踩着椅子手舞足蹈起来,分明把四个人的生死,忘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二人一脸茫然,像个怪物似的看着她。

“闹闹,这是干嘛?琳姐她们被绑架了,这件事很值得高兴?”欧阳倩埋怨道。

乔若蓝哈哈大笑:“当然,当然。们不知道吧,们都上当了,哈哈,都上了我们的当。”

“什么?上当?这是什么意思?”吴鵺和欧阳倩更加疑惑了,这到底哪跟哪儿啊?

这一章是大章,五千多字。打滚跪求兄弟们的收藏,推荐,月票,打赏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