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app破解版百度云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巫缘无意间收获了蛊虫,对于蛊师自然是心驰神往,之前也决定在缅店找一找蛊师,然后学一些东西。

不过,缅店那么大,根本不是那么容易寻找的。

巫缘心里非常明白这一点,也是他最为担心的地方,但是听宁飞扬说这里面就有蛊师,心里如何能不激动。

“确定?”巫缘兴奋地说道,以至于紧紧地抓住了宁飞扬的胳膊,自己却浑然不知。

“当然确定。”宁飞扬回答道,“不过,这也说明了,我们可能更加危险!”

巫缘没心没肺地笑着说道:“富贵险中求嘛,既然知道了怎么破解阵法,那就抓紧吧,不要再浪费时间了。”

宁飞扬调整气息,同时攻击三个节点,幻阵很快出现了漏洞,他们顺利地钻了出去。

阳光明媚,春意盎然!

幻阵之外,绝对是不一样的场景,犹如从冰封的北国,一下子来到了生意勃勃的南方,让人不自主地放松了下来。

“没想到啊,这里还是世外桃源。”巫缘笑着说道。

“小心。”宁飞扬把巫缘给拽了出来。

海滩边的热裤少女笑容甜美图片

嗖!

一支利箭从旁边射了过来,贴着巫缘的隔壁飞过,把他胳膊上的衣服都给刺破了,还擦破了他的皮肤。

不仅如此,他的肌肤被划破之后,血液顿时变成了黑色,而且还有向里面渗透的趋势!

“有毒。”宁飞扬开口说道。

巫缘忍着剧痛,直接拔出了匕首,在胳膊上挖了一块,这才清理了所有的剧毒。

宁飞扬释放元气,帮助巫缘止血,又拿出了丹药塞到了他的伤口,并且迅速包扎。

他们来不及说话,又有利箭从四周射来,角度极为刁钻,毫无规律可言。

二人只能咬着牙抵挡,继续前进,十分钟之后,方才恢复了平静。

呼!

巫缘长舒一口气,开口说道:“刚才真是太险了,那种毒非常厉害,如果我晚几秒钟切掉那块肉,恐怕胳膊都保不住了。”

轰隆隆……

巫缘刚要坐下来休息,谁知道刚刚碰触到了地上的石块,就听到了轰轰隆隆的声音,地面居然有裂缝,凛冽的寒气从地面喷了出来。

他这次反应非常快,及时躲避开来,但是空中那些中招的鸟儿,身体都变得僵硬了,犹如石头似地掉在了地上。

“这是什么地方啊,到处都是机关,而且好像跟我过不起一样。”巫缘气得大骂,“我的经脉好像被冻住了。”

“安逸的地方,往往更加危险。”宁飞扬刚才被寒气命中,如果不是他体内有至阳之气,恐怕经脉都会被冻僵。

他抓住巫缘的胳膊,用元气包裹着至阳之气,疯狂注入了对方的身体,这才及时化解了冰冻的经脉。

“多谢。”巫缘十分感激。

“不用客气,不过要注意点,这条经脉有些受损,至少要一个月之后才能完全恢复。”宁飞扬提醒道。

“该死!”巫缘开口骂道。

宁飞扬这次变得警惕了起来,让巫缘帮忙护法,而他布置了一个简单的阵法,只要有危险,能够提前感知到。

他们在阵法中开始休息,半个小时之后,才把气息调整好,然后继续前行,又遇到了几波危险,由于阵法提前预知危险,他们倒也没有什么损伤。

这一路走来,心惊胆战!

庆幸的是,他们很快来到了山下,可以听到轰轰隆隆的机器声,以及各种吆喝的声音。

宁飞扬扫视了一圈,发现对面的山头上,赫然挂着一个大牌子,上面用缅店语写着两个字:腾矿!

“我去,搞得这么神秘,怪不得外界都以为腾矿倒闭了,甚至连玛拉年那个老家伙也不知道了。”巫缘开口说道。

“走进去看看。”宁飞扬开口说道,极阴玉石散发出来的气息,也更加明显了。

他们两个还没有靠近腾矿,就看到有人朝着他们这边走来,速度飞快。

“给我站住!”为首的那个人没好气地说道。

宁飞扬和巫缘停了下来,不过身上的元气迅速涌动起来,随时准备动手。

然而,为首那个人走过来之后,开口呵斥道:“们两个是新来的吧?怎么还不去干活,那边都快要忙死了,们可倒好?如果再让我看到们偷懒,非得把们给弄死。”

“那个……我们是新来的,刚才走迷了。”宁飞扬开口说道,既然对方认错了,他索性将错就错,这样还更方便获得更多的信息。

“。”为首的人指着身后一人,吩咐道,“带这个两个人去换衣服,到矿上开采。”

“是。”那人快步向前走去。

宁飞扬和巫缘交换了眼神,然后便跟着那个人离开了,同时松了口气。

“这位小哥,能给我们介绍一下矿山吗?”巫缘开始搭讪。

“到时候就知道了,磨磨唧唧那么多废话干嘛。”那人没好气地说道。

巫缘呛了一鼻子灰,心里极不痛快,恨不得这就对那个人动手。

宁飞扬瞪了巫缘一眼,然后从储物袋拿出了两盒牛肉罐头,笑着说道:“小哥,这是给的。”

那人看到是牛肉罐头,眼睛几乎都直了,他们在矿山干活,什么都不缺,唯独缺这种外面的美食,自然笑嘻嘻地收了起来,态度也松软了几分:“还是有眼色,咱们到那边坐一坐。”

宁飞扬和巫缘来到了旁边的丛林里,看到那家伙一口气吃光了两盒罐头,不由地觉得好笑。

“们还别笑,我告诉们,等到们再待一段时间,肯定想吃外面的东西。”那人砸吧了一下嘴,继而询问道,“们两个也是被骗来的?”

“啊?对,是啊。”宁飞扬叹了口气。

“实不相瞒,我也是,之前说高薪采矿,还预支了一大笔钱,谁知道是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,还没办法跟家里人通讯。”那人抱怨道,“每年回家一次,还有人跟着我们,想走都走不了。”

宁飞扬装作很同情对方的样子,继续说道:“在这里工作了多久?”

“两年了,我还算好的,有些人干了八年了,还在这里待着呢,心里都出问题了。”那人摇了摇头说道。